半盏流年

每个灵魂都注定独行

        身负行囊
  北方向南方
  琴歌送我
  琴歌声长过路长
        斟酒作别就他乡
  谈笑也匆忙
  今终归
  坐当初小楼旧轩窗
  弦上已凝霜 无人抚 无人听 无人唱
  昔年者 踪迹心迹皆渺茫
  砚里墨香 自流淌
  缩略山水于鼓掌
  提笔写罢 抬头落款怎签章
  险失交臂街巷 岁月惶惶
  忘否心未忘
  潦草寒暄过往
  知音竟疏凉
  独对大江 川流汤汤
  怅也诚然怅
  不似少年风光 都磨尽轻狂
  梦里散场
  有人痴
  有人笑
  有人伤
  转醒后卸...

2017-10-15
1 / 43

© 半盏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